书朋网

正文 第685章 我有话跟你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作为旁观者,阿玄看的很清楚,拍了拍顾卓的肩膀,好言相劝道:“龙庭和影之间具体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我很清楚,影不想见龙庭绝对不是因为以前的事。”

    顾卓怔了两秒反应过来,甩掉了肩膀上的手。“你这话什么意思?”

    阿玄说:“我什么意思你很清楚,我只是好心提醒,我知道影现在是真心跟你过日子的,可既然是真心的,就要勇于面对过去的事,一直逃避并不是办法。”

    顾卓冷笑,“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想说影现在心里还有龙庭吗?”

    阿玄耸肩,“这可是你自己的说,我什么也没说。”

    顾卓拍了拍他的肩膀,眉眼间都是嘲讽,“你没谈过恋爱,哥不怪你。等有一天你真正用生命去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理解现在影的感觉了。”

    真正爱过,即便放下,也不可能能做到平静的面对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幸福生活。

    如果能做到,那只能说明所谓的爱也是不够爱。

    顾卓的话,狠狠的刺了阿玄一下,他用力甩开肩膀上的手,退后一步怒瞪顾卓道:“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你在嘲讽我没有谈过恋爱?”

    “比起从前,你的智商确实精进不少。”

    发完嘲讽,顾卓笑哈哈的离开。

    阿玄紧紧跟着他,气的一本三尺高,可他没有顾卓腿长,追的委实很辛苦。“姓顾的傻大个你给我站住!你敢嘲讽小爷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眼看着阿玄就要追上,顾卓终于按耐不住,拔腿就跑,发出嘲讽的惨笑,“来追我啊小短腿。”

    “我草!玛德你给我站住!”

    俩人风风火火的跑出酒吧,好像离线的箭,一楼吵杂的音乐宛若一道长了腿儿的风景,在他们的眼前嗖的一下飞过。

    爆揍了一顿顾卓后,阿玄回到了云歌酒吧。

    迟严风面前原本空空如也的烟灰缸此刻已经插满了烟蒂,而原本还剩半瓶的威士忌,此刻也空瓶了。

    阿玄嘴上嫌弃顾卓,可真到了关键时刻,也是十分挺他的。

    他虽然觉得顾卓为了影要离开暗门很离谱,可当知道原因后,仔细想想,不离开,以后的每一次见面,都是大写的尴尬。

    或许,离开也是好的。

    他清了清嗓,壮着胆子说:“老板,我有话要跟你说。”

    与此同时,一直在江城等安书瑶消息的安如雪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每天都听阿玄报喜不报忧,说是随时监控姐姐的具体情况,却连一张照片都看不到。安如雪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所以今天,她瞒着所有人独自开车来到了迟严风在锦绣市最常去的落脚地,云歌酒吧。

    来到前台,还没等报身份,就遇到了阿玄手边的助手,直接将她带去了迟严风所在的顶层豪华包厢。

    刚走到门口,手已经握在了门把手上,刚要推门,就听到里面传来迟严风清冷的说话声。

    他脸色很难看,无精打采,坐在沙发上微醺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你也觉得顾卓应该离开我们吗?”

    听到顾卓,安如雪的手触电一般,抖了一下。

    包厢里,阿玄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可是看到迟严风这样,都被塞回去了。

    老板失去了夫人,这个时候的他,太脆弱了。

    现在,就连公司那边的事情都全权由他来打理,老板还哪里有心思去管暗门的事情。

    “老板,我知道您现在离不开顾卓,可想想影和龙庭之间的关系,还有如雪和顾卓,他们确实不适合碰面,太尴尬了。这样,暗门那边由我来接手,我两边跑,这样行吗?”

    迟严风揉着太阳穴,“我跟你们说过不止一次了,暗门和鼎丰要完全独立运营,你们两个负责人不允许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你现在在搞什么?都由你负责,准备搞合并吗?”

    “我知道这是下下策,可这也是我想了半天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如果我们现在不让顾卓走,等到他和龙庭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可控制的矛盾,那时候就来不及了。”

    顾卓性格本来就冲动,他和龙庭做对手那么多年,那份一见到对方就想把对方头拧下来的恨不是那么容易消散的。

    况且现在,又加了一层和影的关系。

    龙庭和影之间的关系比两个帮派之间的明争暗斗还要复杂,还有顾卓和如雪,想到这几个人一起碰撞的画面,阿玄不禁打了个冷颤。

    迟严风不住的揉捏着太阳穴,酒精作用,他的头疼的要炸掉了。

    重重靠回沙发上,他仰躺在沙发的后背,长呼出一口气,“我现在脑子有点不清楚,明天再说吧,你先出去。”

    “老板,我知道您的痛苦根源在哪,如果您实在觉得很辛苦,我们可以偷偷锁定夫人的位置,至少可以知道夫人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

    迟严风重重挥了挥手,“算了,我们追过去一次钟天成就会跑一次,书瑶现在的状况哪里还经得起折腾。”

    “可您就不怕钟天成那个变态!”阿玄想想就生气,心里埋藏很久的担心差点脱口而出,可想到这个想法对老板来说冲击力太大,他硬生生憋了回去。

    然而,迟严风看透了一切,他转头看向逆光站在他面前的阿玄,自嘲一笑,眼泪有泪躺入沙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书瑶到底是他妹妹,我想他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即便做了,我又能怎么办?难不成要看着书瑶去死吗?”

    “可您想过吗?夫人或许宁愿选择死,也不会愿意你现在为她做的选择。”

    “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她已经忘了。就算她没有忘记,我也依然会这么做,这种事她没得选,我更没得选。我想,如果换成今天要死的人是我,她也会义无反顾和我做一样的选择的,不管这个选择有多痛苦。”

    活着,才有一切,才有未来。

    死了,再坚固不催的爱,又有什么用。

    阿玄想想也是,只是这样也太

    辛苦了,看到老板每天用酒精麻醉自己的颓废模样,阿玄除了无能为力,更想抽自己。

    看老板可怜,转身再去看看顾卓,好像也很可怜,大家想要停步或者离开的理由都那么充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迟严风说:“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会儿,想到合适的解决办法之前不要再来烦我。”

    “老板,我知道您其实是不想让顾卓离开,不光是因为工作需要,更多的是因为我们一起战斗这么多年的感情。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劝说顾卓留下的,您也要注意身体,这酒,您真的不能再喝了。”

    “放心,我死不了。”他还要去接书瑶,怎么可能会死掉。

    酒精,只是为了麻醉自己,忘掉书瑶现在躺在别的男人身边,忘掉书瑶忘记他的事实。

    叹息一声,阿玄刚想转身离开包厢,怎料包厢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他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是有什么闯入者,定睛一看,竟然是安如雪。

    “如雪小姐?你怎么来了?”

    他们刚才所有对话,安如雪都听到了,她淡淡的说:“阿玄,你出去,我有话要和我姐夫说。”

    阿玄猜到她可能听到了,赶紧走到她面前压低声音道:“如雪,你有什么话还是先直接跟我说比较好,老板的情绪现在很不好。”

    “我不怕,该解决的事情总要解决,他逃避也没有用。”

    话落,安如雪将阿玄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包厢的门。

    微醺的迟严风,慢悠悠的睁开眼,以为是阿玄去而复返,刚想发火,就对上了如雪清朗的眸。

    “如雪?”他调整坐姿,颓废中透着难以遮盖的高贵气魄,“你怎么过来了?一个人?”

    安如雪坐到了迟严风对面的沙发上,“我本来是想来看看姐姐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觉得你们一直瞒着我们报喜不报忧,没想到一来就听到了顾卓要带影离开的消息。”

    迟严风身体前倾,又倒了一杯酒,“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和龙庭的关系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等你姐回来你们着手准备婚礼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情我会解决。”

    安如雪努力控制情绪,却依旧眼含热泪,“姐姐还回得来吗?”

    他格外坚定,“回得来。”

    安如雪转过头,擦掉了断线珠子一般的眼泪,转回头已是满脸笑意,“好,我姐夫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男人,你说姐姐回得来,我相信她就一定回得来。”

    拿了一个新杯子,安如雪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随后一饮而尽。

    将酒杯放回茶几上,安如雪下定决心道:“姐夫,姐姐的事情还麻烦你多费心,我实在是没有能力帮你们什么,但我可以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我知道你需要顾卓,暗门也不能没有顾卓,既然他不想看到我和龙庭,那我和龙庭就先离开。”

    迟严风怎么也没有想到安如雪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显然并不同意,“离开?你们要去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