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第726章,你以为我会信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培川看他,神情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是真不知道秦雅来b市了。

    他回想起秦雅说话时的脸色和语气,八成是知道了老太太想要重孙的决心。

    不然她怎么会,明明来了b市,苏湛却不知道。

    还不让自己告诉苏湛?

    沈培川都替苏湛愁的慌,好不容易得到秦雅的原谅,给他重新来过的机会,现在又有没孩子的坎,老太太那就是一大关。

    老人嘛,思想老旧,不过现代年轻人也有不少接受不了没孩子的婚姻。

    孩子在婚姻里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两个人有了共同的孩子,更能紧紧的相连在一起。

    “哎——”

    沈培川不知觉中,发出了一声叹息。

    苏湛盯着他,“你怎么了?和桑榆闹矛盾了?还是那位宋小姐的事情没处理好?”

    “你怎么就觉得是我的事情?”沈培川同情的瞧他一眼。

    “不然,你叹什么气?”苏湛不知道沈培川是在替他愁。

    沈培川没搭理他,敲响门。

    反正等她见到秦雅肯定就会明白。

    桑榆和于妈在厨房,家里又都是长辈,要么是孩子,庄子衿回来,和两个孩子们还没亲和够,现在还搂着两个孩子说话。

    她起身去开门。

    房门打开。

    “沈……”

    她刚想说沈大哥回来了,就看到他身侧的苏湛,整个人不由的一愣,而后很快反应过来,去看沈培川。

    她不是说,不准告诉苏湛她在这里吗?

    沈培川耸耸肩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我没告诉他,是他非要跟着我来别墅吃晚饭,我是没办法。”

    他们的关系,秦雅太清楚了,比亲兄弟的感情还好,她抓着门把用力,“你以为我会信吗?”

    “你不信,你可以问苏湛,是不是他自己非要来别墅吃晚饭的?”沈培川碰了一下苏湛,“你说话,给我解释解释。”

    苏湛就这么盯着秦雅,也不说话。

    心里明白了沈培川为什么叫自己来别墅。

    他在思考着,秦雅来了为什么不告诉他。

    “你去过医院了?”他掩饰住内心的慌乱。

    秦雅不吭声。

    沈陪川识趣的侧身挤进屋内。

    苏湛抓住秦雅的手腕,将人拽出去,一直将她拉到放置在草坪上的藤椅上,“你告诉我,你来了b市,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想来看看两个孩子,怎么,不可以吗?”秦雅坐在椅子上,仰着头看他。

    “你是当我傻子吗?如果你是来看孩子的,有什么可隐瞒我的?”苏湛压着怒气。

    气她有事隐瞒自己。

    秦雅依旧不承认,“我没隐瞒你,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呵呵——

    苏湛笑了一声,“我们才通过电话多久,按照时间来算,那个时候你已经在b市了吧?”

    秦雅沉默了片刻,说道,“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不可以吗?”

    苏湛闭了闭眼,将所有的情绪压下去,坐在另一张藤椅上,他思考了一会儿,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才不信什么惊喜,要是她想给自己惊喜,应该早就这么做了,还用得着沈培川搭桥引线?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秦雅扭过头,撇开苏湛的目光。

    苏湛抓住她的手,攥在手心里,“你是不是听到老太太的话了?”

    不然不会反常,现在回想起来,她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正是他和老太太说完话出来,是巧合吗?

    他不相信是巧合。

    “你是想来看老太太,听到了她说的话对吗?”苏湛攥紧手,“小雅,你要相信我,我完全可以不要孩子,只要你……”

    “你能,你奶奶能吗?你真想断子绝孙吗?”忽地,秦雅大吼出来,下一刻她就如泄了气的气球,“苏湛……”

    “什么都别说。”苏湛从椅子上滑下来,蹲在了秦雅跟前,抱着她的双腿,“我真的可以不要孩子,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可是你奶奶那里怎么解决。”秦雅低着头望着他,视线越来越模糊,眼眶里蒙上了一层水雾,“我不想拖累你……”

    “什么叫拖累?”苏湛闷闷的问,“不生孩子是你的错吗?是我,是我的错!”

    秦雅觉得很累,她都不想继续下去了。

    “苏湛……”

    “不要想着和我说,我们分手吧这样的话,我们能重新开始多么不容易,你怎么可以轻易的说出口,那些伤人的话?”

    “我和老太太摊牌,我也会说服她,等我解决以后,我再带你去见她,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好吗?”苏湛抓着她的手愈发的紧,好害怕会失去她,“我知道你压力大,所以,一切都由我来解决。你只要给我一点时间。”

    秦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抽出手,将眼角的眼泪擦掉,平静的说,“我知道了,大家都在屋子里,我们在外面呆太久不好。”

    苏湛点头,两人收拾好情绪进屋。

    饭菜已经端上桌,宗景灏不在,宗启封作为一家之主,做主让于妈拿两瓶酒,今天是庄子衿出狱的日子,宗景灏和林辛言都没在,他就算代表他们,给庄子衿接风洗尘。

    她虽然不是林辛言的生母,但是养恩,比生恩重。

    不提之前的关系,他们算是亲家。

    “晚一点我给景灏通个电话,你出来了,是好事,言言知道了,也会高兴。”宗启封说。

    庄子衿倍感羞愧,毕竟自己做的不是什么好事儿,不光彩,她摸摸宗言曦的头发,非常珍惜现在的时光,“很感谢大家的不嫌弃,以后我会好好生活。”

    “我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嫌弃,就见外了。”宗启封说。

    程毓温也附和,他坐在宗言晨的旁边,他先端起酒杯,“来,我们喝一个,庆祝你从此自由。”

    庄子衿不太会喝,还是端起了酒,“谢谢。”

    程毓温自我介绍道,“我景灏的舅舅,我们算起来都是亲戚,就不要这么客气,同住别墅,我们都是一家人。”

    庄子衿笑笑。

    “今天就差爸爸和妈咪了。”宗言晨看着一桌子人失落的说。

    他们突然出国,爷爷告诉他,爸爸和妈咪是去国外旅游了,他和妹妹才刚上学,妈妈还大着肚子,怎么可能出去完玩呢?他才不信,而且内心非常的担心。

    庄子衿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无声的安慰着孩子。

    原本爱说话苏湛,在饭桌上一句话也没说,沈培川和桑榆也很安静。

    庄子衿回来的时候就介绍过了,这会儿也都认识了。

    只是宗景灏没在,和长辈的话少。

    晚饭吃的很融洽,结束以后,苏湛先和几个长辈告别,说老太太在医院,他得回去。

    尽孝嘛,谁也不会说什么,让他快回去。

    秦雅帮着收拾碗盘,没有和苏湛说话的意思,她想着两个人都冷静一下,结果苏湛喊她,“秦雅,你送下我,我没开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