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第七十七章 避难 【求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朝歌大街,人群欢声笑语,往来匆匆的大商人也能穿的起华贵的丝绸。

    大商不是周礼后的西周,虽然有礼仪,但大多是用在祭祀与祭祖上面。

    “听说了么?大王和国师现在正筹备立运朝之事呢!”路边的摊贩已经知晓,这本就不是刻意隐瞒的秘密。

    “这事谁不知道啊!只是不知道我家那孩子会不会有机会得到人王和人圣的赏识,一步登天啊!”买菜的摊贩摇了摇头,感觉很难。

    自家儿子是什么性格他这个当老子的会不清楚?大字不识一个,除了莽,什么都不会。

    “也不一定啊!听闻陛下有意重建摘星楼,你家儿子一把力气,说不定可以多抗几块石头呢!”小摊贩笑着说道。

    “嗨!休说,休说,什么摘星楼,这是摘钱楼啊!都是从咱们这些人口袋里掏出来的钱呢!”菜贩不停的幽怨说道。

    “瞧你这话说的,要不让陛下取消商税,不建摘星楼好了!”

    “那可不行,现在大家都做着同样的生意,就是因为商税,哪些大贵族才放弃了这些小东西,我们才能吃上几口饱饭,若是在取消商税,我们怎么可能能在哪些大贵族手里捞到一些吃食!”菜贩头摇的跟葫芦似的,惹得旁边小贩一阵嘲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庆的政策确实让一些大贵族放弃了一些利润比较低的五谷与果蔬,毕竟这些东西寻常商人也能种植出来。

    他们转而转向利润更大的茶叶,青铜器,食盐,以及新出世的纸张和笔墨身上。

    这些才是大宗商品的来源。

    所以说,这些人改善了生活确实是真的。这一点从朝歌渐渐开始拥堵的大街上就能看的出来!

    刚来的时候,满大街上都有贵族的车辆。现如今,人群开始逐渐拥堵。

    当商人有了足够的商品,那么就是一定会拿出来卖,这也是商人的本性。

    “快!快闪开!”急促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推推搡搡之间,人群分开了一条通道。来不及躲闪或是护着商品的商人和商贩,被人踩踏,轻者擦破了点皮,重者受伤骨折出现。

    小商贩也是为数不多受伤的人之一,他在人群外围,仅是擦破了点皮。

    “跑这么快,急着投胎啊!”躺在地上的小商贩指着那远去的身影骂道。

    他用一块破布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现在菜也不急着买了,转而怒气冲冲的追了上去。

    商人不仅会做生意,更会报仇!你打我一下,我就要抽你一鞭子。

    这不是开玩笑,七百年后,老秦人奋六世余烈,征战天下,血不流干,死不罢休。

    纵然有商鞅变法之功,亦不可能将羊化作狼,变法之功,仅是为了发掘老秦人内心的血性。尚可追溯庄公不报戎狄父仇不入都邑!老秦人骨子里刻着复仇的火焰,自然是祖辈流传下来的桀骜。

    而老秦人的祖辈,正是商人!(这真不是我胡扯,老秦人本就是飞廉和恶来父子俩的部族和大商族人,另外始皇帝也是正宗黄帝苗裔!有理有据,有史料记载的!)

    在这个神秘祭祀和恐怖杀戮的奴隶制时代,普通人没有血性,早就被贵族抓去当奴隶了。

    扭伤的人轻轻揉了揉受伤的地方,能包扎的就做了一下包扎,他们一路追了上去。

    眼尖的菜贩一眼就望见那人往一户府中走去。只是网上一瞧,却见是国师府三个字,顿时心里突兀。

    国师府,那是人圣居住的地方,莫不是圣人有紧急事情?

    所有人沉默了!

    远方的街道,走在路旁的盘发者轻声一笑,脑后光芒大作,他化成一道金光,钻入了小菜贩的身体。

    “天上天下,惟我独尊!”

    悠然的声音带着一丝催眠一样的气质,人群诸人,眼神渐渐迷醉。

    ……

    约半盏茶时间前!

    国师府内!

    “姐夫!救我!”门外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管家伯还没来得及反应,刚开门就被邓秀一把抓住衣领,质问道:“我姐夫在哪?”

    管家伯被突如其来的怪物下了一跳,仔细看了一遍才知道,这是一个人。

    “谁是你姐夫啊!这里是可是国师府!”管家伯是知道自己家老爷确实和邓九公总兵家的女儿议婚了,可是眼前这人是谁?他根本认不出来。

    “陈庆啊!前两天才和大王去我家议婚了,赶紧告诉我陈庆在哪?”

    不得不说,此刻已经完全不成人形的邓秀杀伤力巨力,哪怕管家伯自认为心理素质强大,也被这一揪慌了神。

    “在后院!”管家伯慌慌张张的指了一下方向。邓秀这不废话,立即松开管家伯的衣领,往他指的方向跑了过去。

    “太吓人了!”即便望着邓秀的背影,管家伯仍然心有余悸,猛然间,他抽了自己一嘴巴子,急忙关门。

    “我怎么这么糊涂啊!他说是谁我怎么就听了呢!管家仲,护卫赶紧就保护老爷!”管家伯大声喊道:“有贼人对老爷不利!”

    后院中,陈庆躺在树下,余荫遮住面庞,太阳光照射在他身上,不远处的白泽头抬起来,鼻子动了动,又躺了下去。

    是老熟人,那个把他当成羊的邓秀。

    对于两次撞倒邓秀,白泽严重怀疑自己的感知是不是除了问题,现在他判定人都是靠气味了。

    邓秀的面庞几乎被摧残的不可辨认,可是他看见陈庆,却如同看见救星一样。

    但是又看到陈庆如此悠闲,两厢对比之下,悲喜交加,眼泪顺着脸上的缝儿里滚了出来。

    “姐夫,救我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邓秀一下子扑倒在陈庆脚边,哭的像一个三百斤的孩子一样。

    陈庆茫然的睁开眼睛,略微一抬头,阳光照耀的有些看不清,用手挡了挡阳光,就看到脚边一个哭的撕心裂肺的男人,正抱着他的小腿。

    “你先松手……妈呀!你是什么鬼!”陈庆刚说完,就被眼前突如其来的怪脸给吓了一跳。

    “我是邓秀啊!姐夫,你可要救我!”

    “邓秀?”陈庆看了看,这两天几乎比平时肥胖了一圈,不仅脸肿的看不出来,就连身体也比平时大了一圈,将身上的衣服紧紧的撑了起来。

    除去胸椎正反面到大腿之间,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

    “先起来说话,你这是受到了什么虐待啊!这下手的人也太狠了吧!这是要把你打毁容啊!而且还专门避开了死穴!”陈庆惊叹说道。

    “别提了,姐夫,一言难尽啊!你一定要救我,不然我就不起来了!”说道这里,邓秀耍起了无赖。

    “老爷,你没……”

    姗姗来迟的管家仲和一众手持刀枪的侍卫,连话都说出来了。

    “没事了!你们先下去吧!”

    挥散了他们,陈庆扶起邓秀在一旁坐下,看着邓秀,算了!看不下去,这脸被打的影响食欲。

    “白泽,你去里库拿点伤药!”陈庆吩咐道。不然他这样,真的影响陈庆用午餐。

    “你先说说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她打的?”陈庆有些激动的问道。

    邓秀苦着脸点了点头,陈庆真的没办法看下去了。

    “姐夫,让我在这里避一难!不多,什么时候我姐嫁给你我就走!”

    邓秀话音刚落,一阵山呼海啸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shupenwg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