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第三章 叶然是我荒漠般心里的,唯一一片绿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回到宿舍以后,苏锦年狠狠的摔下手中的书,气的肺快要炸了,尖锐的眸子是锋利的刀,从来都是别人上赶着讨好他,竟还有这种对他爱答不理的人。

    顾方白坐在自己的四方桌上,明亮的灯芯照耀在他精致的侧脸上,格外的好看,他看着暴跳如雷的苏锦年,帮助他转移思想,”听说校园卡拉大赛快开始了,作为学生会主席兼外联部部长,你去拉赞助了么?“

    一旁的江浩也被点醒了般,一屁股蹭在顾方白旁边,”对对对,我们摄影部已经做好挑灯夜战的准备。“

    苏锦年半阖着眸,一双有趣的双眼正眯一条缝,审视着这两个蠢室友,半响,他开口自恋的说道,“拉什么赞助,我都和我爹说好了,他全权负责。“

    顾方白和江浩面面相奎,无趣的散掉,慵散的的伸个懒腰,好似对苏锦年的看惯不管免疫了,”反正只要学校有活动,你都会把伯父搬出来。“

    苏锦年摊摊手,无辜的脸庞闪过一嫌奈何,”有资源干嘛不利用。“说完,把一副棱角分明雕刻般的脸凑过来,”游戏?“

    顾方白摆摆手,拿出和安溪盈的聊天记录怼他,”你看到了,明天周末,我们要出去约会,恕不奉陪。“

    江浩也风驰电掣的甩下拖鞋,像猴子一样爬上床,滑稽的丢下两个字,”没空。“

    窗外的风徐徐飘来,蹭过苏锦年骨硌俊美的脸,竟有一分凉意,他打个冷战,也缩进被窝。

    虽说是刚入夏,可北方的早晚温差着实太大。

    .

    另一边忙活半天终于打样的叶多少,脱下工作服,换上自己的衣服,洁白的体恤衫和浅天蓝得牛仔裤勾勒出她身体的曲线,瘦弱惊风的体格实则是肉嘟嘟。

    虽乍一看,面貌平平,掀不起什么惊涛骇浪,可仔细一瞅,浓密的剑眉入鬓,小巧的樱桃嘴在不图口红时依旧精琢,一双炯炯有神的核桃眼溢出可爱的光泽,是属于耐看型的。

    食堂的员工宿舍是在校区内的最后一侧,和学生住宿的仅仅隔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和操场的距离。

    江大平时门禁时间是十点,周末除外。

    叶多少是一个在受过巨大伤痛内心都可以快速恢复的人,因为她始终相信,再大的苦与愁都会随着时间的走势渐渐整合与分流,在从小到大经历这么多事以后,她的内心早已经变得圆滑,棱角也被磨平。

    十四岁那年最爱她的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从此改变了她十几年的习惯,后来爸爸在一次山体滑坡自然灾害面前失去了双腿,她到现在都记得当时爸爸说的话,“我只是丢了腿,而不是命。”她记得他的诚恳,在命运面前不屈不挠的精神。

    后来家里经济实在不开销,她选择了退学。

    叶多少永远记得那是传说有世界末日来临的前一天,她所在的小城市黯淡无光,妈妈拉着她的手,哭的昏天暗地,总结来说是这样的,你看村里的谁谁谁,在辍学以后结了婚,嫁给了怎样怎样的一个人,然后生儿育女,人生仿佛已经看到了尽头,你真的想好了么。

    那一刻她的心里天崩地裂仿佛有一场海啸,而她只是平静的坐着。

    一个电话铃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接通之后,电话那边时一声长长的叹息,像是一个世纪的蔓延,无边无际,没有尽头,”怎么了,叶然。“

    不知怎得,她心里像是有一群蚂蚁,在慢慢腐蚀,那种感觉痒痒的,却不痛。

    ”白朗在精神病院和别人打起来了,听说那人的家里人不依不饶整天敲白阿姨家的门,硬是要陪很多钱,我们都知道这些年白阿姨给白朗治病已经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叶多少心里顿然一紧,被大火焚烧的脉络已经变得焦炭不如,”明天我打给你一些钱,你帮我给白阿姨。“

    叶然在电话的那头传来哽咽的哭泣,”多少,为什么啊,这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白朗,怎么会变成这样。“

    铺天盖地的悲伤蔓延的在空气的每一个角落,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刮得她们的心生疼。

    那一刻叶多少的心里仿佛有一颗巨大的刺,卡在喉咙里,吐不出一句话。

    时间倒回到2000年,白朗高一,她和叶然初三。

    岁月像一把利器将那一年她们的青春划了个口子,那年智能手机还没有盛行,她们靠一部诺基亚和家里联系,贪食蛇和俄罗斯方块几乎遍布整个她们的青春岁月。

    也就是那一年,叶多少收到了家里的电话,晚自习下课,她站在三楼的窗台,聆听大雁往南方迁徙,树叶侃侃而落。

    ”你以后离白朗那孩子远点,他得了抑郁症。“

    字字珠玑,她的手机差点没从三楼掉下去,她缓缓的闭上眼,摁掉那通电话,那一刻她仿佛听见了岁月的叹息,仿佛听见那个阳光的男孩在樱桃树下咯咯的笑,说着他的梦想,”叶然,多少,你们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考一所还可以的大学,然后做一趟飞机,飞到哪里都可以。“

    是后来很久,从邻居的吱吱碎碎的一些片语里,她和叶然才知道白朗为何得抑郁症的缘故。

    曾经青春的种子,才刚刚发了牙,就破出了土壤。

    攀比,自卑,内向不与人沟通的性格,以及自尊心的强烈受损,情绪消沉时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都让他濒临在崩溃的边缘,而终于在某一天,爆发了。

    那一天她与叶然抱头痛哭,曾经的村霸三人小分队,就这样没了,像是给她们的童年画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后来她高中毕业辍学,叶然在省城还不错的大学主攻心理学,她想,大部分的因素是因为白朗吧,曾几何时,白朗喜欢叶然的种子在心里深深的扎根,后来长出灿烂的花蕊,盛开在他濒临枯萎的心里,那时他只和叶多少说过年少的心事,只是后来过去了很久很久,她才和叶然提起。

    白朗曾说,”叶然是我荒漠般心里的,唯一一片绿洲。“

    ------题外话------

    如果大家喜欢,要收藏啊,小的在此,谢过。嘿嘿,嘿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shupenwg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