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第237章 婚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思路客 www.siluke.la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而蓝珂,他总是离我远远的,人还是那么帅气精神,身上的伤也恢复得很好,可整个人又分明不一样了。

    就好像失掉了什么东西,或者说掉了魂。

    五少回来后,并没有来军区的寓所,而是宿在了城内的公寓里,那些关于他的流言蜚语早已在案子结束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三天后,五少发了消息给我,“看看喜欢哪个,挑几款,作婚纱礼服。”

    后面跟着发过来数张照片,都是设计图,调计人,是巴黎一位非常出名的服装设计大师。

    我手指有些发抖地,发消息给他,“你这是要跟我结婚吗?”

    五少:“怎么,你不愿意吗?”

    我沉默了一下,“愿意。”

    五少发了个笑脸过来。

    “挑吧,挑完了告诉我,我会立刻让他们去做,你的肚子很快会大起来,到时候穿起来就不好看了。”

    我对着那些图片细细地看了半天,选中了一款婚纱,两款礼服,最后对少爷道:“我想我更喜欢中式的礼服,不如,哪天,我们去挑件中式的吧,我们像古代人一样,来个长袍马褂和旗袍的中式婚礼。”

    五少:“这个可以考虑,回头我们找专人设计一下。”

    几天后,五少又发了图片过来,这次是纯中式设计的礼服。我挑了最喜欢的一款发给他。

    五少:“明天,我们去把证领了吧?”

    我:“好啊。”

    这些天以来,五少始终没有来过我的寓所,我只在网络上看到过,一身黑衣,墨镜遮面,行色匆匆的他,那个案子耽误了他很多工作,他现在一定忙的不可开交吧!

    转天,五少如约而至,容颜虽然还没有回复到以往的最佳状态,但一笑一颦,却仍然迷人。

    他载着我去了民政局,结婚证办的很是顺利,从民政局出来后他问我,“婚纱照,是在这里拍,还是去国外拍海景?”

    我:“就在这里拍,最近懒懒的,不想折腾那么远。”

    五少:“好。”

    婚纱照是在本城一家热带植物园拍的,虽然看起来没有海景照浪漫,但站在少爷身边的我,被他轻轻扶着腰肢,那种幸福感,还是非常让我满足的。

    接下来的事情,都是五少着手准备的,网络上说,风流少爷这次是真的要走进家庭了,只是不知道,他能在这个围城里呆多久;也有人说,少爷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婚的,一个风流浪子,哪可能每天守着一个女人,那还不得憋死了。

    也有人说:大家可以试目以待,用不了多久,少爷就会像某些富家子那样频频出轨了。

    对于这些恶意揣测,我无话可说,也无力阻止,只能视而不见。

    在我和五少的婚礼筹备期里,他家老爷子始终没有露过面,就像这个儿子根本不存在,亦或者,根本管不了,所以也就不管了。

    从马来西亚回来,便一直没有再见过蓝珂,我打电话给他,他只说这段时间忙,等我结婚的时候,就可以见到他。

    少爷的工作,一向只是他的消闲,那么,他在忙些什么呢?我找个时间去了蓝珂工作的医院。诊室外面,照旧一堆人在排队,我推开了诊室的门,看到蓝珂在打电话,他看到我,一怔,跟那边的人说了句,“先挂了。”便把手机收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蓝珂转过身来。

    我:“好些天没看到你了,挺想你的。”

    有蓝珂这样的哥哥,是我这半辈子最大的幸事。

    蓝珂笑了,“我也挺想你和强强的,这段时间忙,正想着忙过了,便去看你们呢。”

    他头上的纱布已不见,头发新理过,很好的挡住了头上的伤疤,两只修洁的手,手背上,尚有疤痕清晰。

    见我盯着他的手瞧,蓝珂笑,“都好了,这些伤疤过段时间就会消失,不必在意。”

    “有时间吗?晚上一起吃饭?”

    我含了笑问他。

    蓝珂凝眉想了想,“好像不行诶,老头子非得安排个姑娘给我,让我相亲,改天吧,改天我请你和强强。”

    “好吧。”

    我没有再打扰蓝珂,外面那么多病人等着呢。

    从医院离开,我收到了爱纱的电话,“姐,你现在哪儿,我回来了,拿了好多东西,快拎不动了,快回来给我开门。”

    “哦,好。”

    我没有耽搁,直接驱车回寓所了。

    我从马来西亚回来后,爱纱就回加拿大了,听说我要结婚,她便又回来了。

    我到了寓所楼下的时候,果见爱纱腿边放着大大小小好几个箱子的站在楼下。

    见到我的车子,便急切地向我招手,“嗨,姐。”

    见到爱纱,我挺高兴的,我生来没有亲生姐妹,便把爱纱当成了亲生妹妹,我把车子泊好,过去要帮她拎行李,爱纱立刻便拦住我,“别别,还是我自己拎吧,你帮我开门就好。你一个孕妇,可不能干重活,我一个亲戚就因为拎了点东西,把三个月的胎给流了。”

    爱纱一边说一边拎起了一个最大的箱子,连抱带拽的上楼。

    “这地方就一样不好,没有电梯。”

    爱纱一边走一边说,越走越喘,到家门口时,已经累够呛。

    我把门打开,帮她把大箱子放进屋,爱纱抹了把汗又下楼去了。所有的箱子都被拿了上来,爱纱往沙发上一坐,连呼带喘,已经不能正常说话了。

    小姑娘长这么大,哪里做过这些,我笑呵呵,捧了一杯自己炸的橙汁给她,爱纱接过,咕咚就是一口。

    晚上,李阿姨过来,做了餐,晚饭后,五少也来了。

    他比出事之前瘦了不少,回来这么久,也没长回来,但精神矍铄,气质不改。

    “你看这个日子行吗?这是我专门找人算过的。”

    他拿出一张精致的卡片来,卡片上写着一月六号,距离现在不足一个月。

    “我没意见,都听你的。”

    我相信,少爷会把一切都做的很好。

    五少:“那我就照这个日子订酒店,发请柬了。”

    爱纱:“还有不足一个月诶,时间那么紧,我姐的礼服和珠宝都有了吗?”

    五少睐了她一眼,“礼服会在下周送到,珠宝,也会在半个月内送过来。”

    爱纱蹙眉,想了想,“反正你不能亏待我姐,她够不容易的了。”

    五少眸色深了几分,“放心吧。”

    这时,外面有人叩门,砰砰的,力道很大。

    我过去把门打开,看到五少的老爹,沉着一张四方大脸站在外面。

    “老五,你出来!”

    老爷子气息沉沉。五少出事的时候,老爷子撇的比谁都干净,现在五少没事了,不知道他来做什么。

    五少向这边走过来,神情也很冷,“干什么?”

    老爷子道:“你翅膀硬了,你和谁结婚,我拦不住,但就别大操大办的,给我丢脸了。”

    老爷子说完,便要走,爱纱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喂,你谁呀!”

    爱纱小炸弹一般的性子,如被人拉了引线,哧哧的就要开炸。她迈开步子就走了过来,“凭什么管我姐和我姐夫的事!我姐他们怎么就不能大操大办了,怎么就丢你脸了!”

    老爷子又回过身来,粗而浓的眉毛拧紧,一缕阴沉之气从那双虎目中迸出来,“哪来的丫头片子,我管教自己的儿子,用你来插嘴吗?没规矩!”

    爱纱看看五少,一副“他竟然是你爹”的眼神,又冲着老爷子道:“哦,原来你就是少爷的爹,少爷在外面落难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认他这个儿子,现在少爷没事了,你跑过来管这管那干嘛!”

    爱纱说话,一点情面不给老爷子留,老爷子一张老脸,那是青青红红的,真像是涂了油彩。

    “你……”

    老爷子手指着爱纱,气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恨恨地哼了一声,“没教养,都什么东西!”

    老爷子气跑了。

    爱纱转脸向着五少道:“少爷,你要是敢照你家老爷子说的做,我就永远都不叫你姐夫!”

    爱纱气哼哼地一甩手进屋去了。

    五少轻轻叹息一声,向着我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他的琉璃色的眼珠,神色很深,像琉璃色的海,“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他抬手,轻抚我的发,眸光里是深深的怜惜。

    日子转瞬即逝,婚纱礼服和所有珠宝首饰都已送到,爱纱跟我一件一件地试着,她一边帮我整理衣服,一边啧啧地道:“姐,你气质真好。以前呀,就是不打扮,你瞧你现在,又美又高贵,就跟凯特王妃似的,可惜,少爷不是剑乔王子。”

    我笑,“我们只要做自己就好。再说,我哪能跟凯特王妃比,到是你,跟那个军官处的怎么样了?”

    爱纱这段时间正和一个军官拍拖,爱纱没事人似的一扬眉,“散了。”

    “啊?”我很惊讶,“为什么?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

    爱纱:“本小姐我就买了双鞋子而已,他就怪我乱花钱,说以后怎么得了,谁养的起我,不如把鞋子退了,网购一双,看那三十块一双的就不错。本小姐我从来没用他花过钱好不好……”

    爱纱提起那军官满肚子不愤。

    “看来,你们两个确实不合适,分手也好。你还这么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选择,不怕找不到好对象。”

    凭爱纱的家世,她是不可能去淘宝买那三十块一双的鞋子的,以军官的消费观,跟爱纱注定是长久不了的。

    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时间如流水,我的婚期如约而至了。

    蓝珂在我结婚这天才露了面,是他把我背下了楼,放进迎亲的车子,除了蓝珂、爱纱,蓝玥,我娘家已没有人,佳郁做为我的好姐妹,抱着小公主出席。强强和那个叫乔茜的小姑娘做花童,爱纱做伴娘,伴郎是五少一位朋友。

    婚礼热热闹闹的举行了,婚纱、礼服、西式的、中式的,尽情地在我们身上演绎着不同的风情。

    婚礼举行到高潮阶段的时候,五少却含笑开了口:“各位来宾,各位朋友,现在,我有件事要宣布。”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酒店大厅安静下来,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这个如太阳一般耀眼的新郎。

    五少缓缓开口:“陈某曾说过,如果我爱的人肯嫁给我,我会把我所有的财产都给她,今天,我和我最爱的女子举行了婚礼,也是兑现我诺言的时刻,请大家一起帮我见证,”

    五少招手,立刻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个公文包。

    公文包被男子打开,他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样的东西来,并宣读起来:

    “本人陈波名下所有产业,包括风投公司和所拥有的六家公司股分,十余处房产,以及账户所有存款,从今日起,全部归我太太,林笑所有……”

    大厅里,所有宾客都沸腾了,“五少和太太真是伉俪情深啊!”

    “莫子谦和林雪漫结婚,不过是送了她一部分股分而已,看看人家五少,这才叫爱嘛。”

    ……

    宾客中间一片哗然,而我,亦是惊愣当场。我难以置信地望着那个就像宣布大家开饭一般淡定的男人,他此刻,帅脸上笑容不减,温如春风。

    律师拿着文件来让我签字了,我怔怔地站在那儿,目光深深凝视着眼前意气风发、无比迷人的男子,轻轻问出为什么。

    五少弯起眉眼,绅士一般,温柔地拾起我的手,搁在唇边轻吻,“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没有人会对我那么好,在我被所有人唾弃的时候,是你的不离不弃救了我。我送你全部身家又算什么呢?”

    他轻声如耳语一般,似轻柔的风从我耳边吹过,我的视线渐渐模糊了。

    婚礼结束时,我已是疲惫不堪,是五少扶着我上的楼,强强被爱纱带走了,她说,要给我们留个二人世界,仅管,我肚子里还有个小的。

    但是直接被忽略了。

    洗完澡,换上睡衣躺在暂新的大床上,我轻轻闭上眼睛,拥着薄薄被子,轻嗅着那好闻的棉质布料的香味,心里感到说不出的满足。

    五少在我身边躺下了,他俯下身来,似乎是要吻我的,但是嘴唇就快要挨到我的脸时,却忽地停住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siluke.la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