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第823章 陆念臻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m国s市,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

    陆念臻和好友曾玄刚走进一家装修古朴的中餐厅,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今年又不回来过年?”陆念臻按下接听,墨北琰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是他惯有的冷淡。

    陆念臻挑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叫了声“舅舅”,这才开口道:“最近实验室新开了个课题,实在走不开。”

    墨北琰不冷不热地应了声,没有过多的嘘寒问暖就直接挂了电话。

    陆念臻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倒也谈不上失落,只是收起手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是他来到s市的第七个年头,他其实何尝不想和亲人齐聚一堂,有说有笑地围坐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只是这次新开的这个课题关乎到他接下来的职称评定,一番权衡后他还是选择了以工作为重。

    就在他打电话的工夫,曾玄已经点好了餐,正要将菜单交到服务生手中,却听邻桌突然传出一声呵斥。

    “我在你们的菜里吃到了虫子你们还不承认,去把你们经理给我找来!”说话的是个膀大腰圆的中年男子,脖子上一指粗的大金链子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他的暴发户气质。

    站在他面前的女生看起来至多二十出头,虽然穿着统一的工作服,却掩不住她亭亭玉立的身姿,未施粉黛的脸蛋看起来稚气未脱,却写满了不卑不亢。

    那是很少会出现在这个年龄的女孩身上的沉着,陆念臻没忍住多看了她两眼,顺便记下来工牌上的名字:宁雨绮。

    “先生,你说我们的菜里有虫子,可我提出调监控还原场景你又不同意,莫不是心虚了?”宁雨绮面容沉静,有理有据地分析着。

    男人一听这话冷哼一声:“调什么监控?顾客就是上帝这话你们没听过么?上帝说菜里有虫子就是有虫子,用不着调监控!”

    宁雨绮笑了笑,那笑在旁人看起来礼貌又客套,陆念臻却从中读出了一抹讥讽。

    “对不起先生,我是个无神论者,不信鬼神这一套。”宁雨绮边说边指了指监控的位置,“我只相信它拍下的一切。”

    男人见嘴皮子上讨不着便宜,便又开始撒泼:“别说这些废话,直接找你们经理过来!”

    宁雨绮公事公办地回道:“我们经理很忙,这点小事我这个服务生就可以解决。”

    男人一听这话顿时恼羞成怒,嘴里不干不净地念叨着,抬手就要往宁雨绮脸上招呼。

    宁雨绮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一时竟忘了做出反应。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粗鄙男人会没品到这种地步,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打人。

    然而那男人的手堪堪伸到一半就被人硬生生截在了半空,男人怒骂一声,转头却对上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

    “先生,光天化日之下当众打骂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可不像是个男人会做的事。”陆念臻幽幽开口,嘴角虽挂着笑意,眼神却是无比森冷。

    男人没由来地一怔,不知为何背后竟浮起一层冷汗,可在这种时候他怎肯示弱,梗着脖子涨红了脸回道:“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这是老子的私事,你丫的给我滚一边去!”

    陆念臻手下用力,紧紧钳制着男人的手腕,装作不明所以地问道:“滚?那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示范一下怎么滚呢?”

    周围已经围聚起了越来越多的看客,方才一直没出声的曾玄也忍不住拉了拉陆念臻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

    在他的印象里陆念臻从来都是冷冷清清的性子,从没看他为了谁的事这么热心过,更别说是为了这么个一面之缘的小服务生。

    陆念臻却对他的提醒视若无睹,正要开口再说什么,经理终于姗姗来迟。

    经理拿出对讲机说了简短的一句话,餐厅正中的屏幕上便突然跳出了监控画面。

    画面的人戴着鸭舌帽和大金链子,正是意欲刁难宁雨绮的男人!

    只见他正鬼鬼祟祟地将事先藏在口袋里的虫子拿出,趁人不注意放进了菜里。他自认为这个过程毫无破绽,却不想一举一动都被监控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在事实面前男人百口莫辩,只能哭丧着脸承认这是自导自演,想要吃霸王餐。

    经理却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拿出手机报了警,不一会儿便来了人将男子带走,看客们也都纷纷散去。

    陆念臻见事情已经解决,便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只是刚一坐下便见宁雨绮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是要向自己道谢么?陆念臻兀自想着,他从来都是不在意这些的,可此刻心里却莫名有些喜悦。

    就在他出神的工夫,宁雨绮果然开口道:“先生,谢谢你刚才帮我。”

    宁雨绮低垂着头,脸颊上带着不明显的红意,像是有些害羞无措。

    陆念臻笑了笑,无所谓道:“不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宁雨绮的脑袋垂得更低了,她想了想,觉得口头上的感谢到底没什么诚意,便开口道:“先生,要不你留个手机号给我吧,等我有空了请你吃饭,当做对你的感谢。”

    坐在一旁的曾玄听闻此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道:小姑娘,你这搭讪的方式也太老土了吧。要是这样就能套到陆念臻的手机号,我名字倒着写。

    谁知他刚这么想完,就听陆念臻笑着报了一串号码,还贴心地问道:“记住了么?”

    曾玄诧异地微张着嘴,跟见了鬼似的望向陆念臻,就连手里的筷子是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都不知道。

    宁雨绮认真地把号码记下,又一连说了好几句“谢谢”,直到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这才朝着后厨小跑过去。

    “你不是吧?”等宁雨绮一走,曾玄立马朝着陆念臻挑了挑眉,不怀好意地问道,“这就看对眼了?”

    陆念臻一语不发,却也没有否认,只是朝着他飞去一记眼刀,示意他乖乖闭嘴,安静吃饭。

    这是喜欢么?陆念臻拿起筷子心不在焉地夹了菜放进嘴里,闷闷地想着,竟也有些不确定起来。

    只是很快他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可笑,他什么时候相信过所谓的一见钟情?

    曾玄见陆念臻闭口不谈,也知道不该将这个话题再进行下去,便索性把注意力放回了美食上。

    两人吃完饭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本就光秃秃的枝丫上覆了一层雪,像是要被生生折断。

    陆念臻今天是坐的曾玄的车过来的,曾玄开车,他便对着车窗外的霓虹闪烁发呆,只是想着想着竟又想到了宁雨绮。

    刚才在餐厅的时候情形混乱,他没有时间沉下心来细想,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这个宁雨绮看起来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曾玄把陆念臻送到住处楼下就匆匆离开了,他是夜店狂热粉,入夜才是一天的真正开始。

    陆念臻看着他的汽车消失在夜幕之中,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说来奇怪,他和曾玄其实怎么都不能算是一路人,可却意外的相处和谐,他想着或许是因为两人都不喜欢怎么过多地插手对方的私事。

    就在陆念臻似有感慨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毫无预兆地轻响了两声。

    他拿出手机来看,是个陌生的号码,若是换在平时,他肯定会直接将其归类为是骚扰电话,直接挂断。

    可他现在看着屏幕上这串谈不上熟悉的号码,心头却突然涌上一阵莫名的情愫,竟鬼使神差地按下了接听。

    “你好,请问是陆先生么?”入耳是一道娇俏活泼的女声,细听之下还带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陆念臻愣了愣,觉得这声音耳熟得很,好像不久前刚在哪里听过,可他并不确定,还是习惯性地礼貌问道:“你是?”

    电话那端的声音明显染上了失望,轻哼了声道:“陆先生,我是宁雨绮啊。”说完像是怕他仍没想起来,又补充道,“刚才在餐厅是你替我解的围。”

    她说着说着声音便逐渐小了下去,心中酸涩,闷闷地想道:这人怎么回事啊,刚在餐厅给自己留了手机号,这么快就不记得有她这么一号人了么?

    其实陆念臻早就已经反应过来,但他只是轻笑一声,问道:“哦,是你啊,找我有事么?”

    一说起这个,宁雨绮倒是想起来打这通电话的真正目的了,忙说道:“是这样的,陆先生你今天在餐厅替我解了围,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陆念臻一手拿着手机朝着电梯走去,难得有闲心开玩笑:“是么?刚才在餐厅你不是已经谢了我好几次了么?”

    “口头上的感谢没诚意嘛。”宁雨绮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犹豫半天才继续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请你吃个饭。”

    陆念臻来到s市的这几年里,对他有意向他发出邀约的女生并不在少数,他从来都是直接拒接,并不给这些女生任何幻想的空间。

    可当同样的话从宁雨绮口中说出时,陆念臻却第一次犹豫了。

    他只是稍一想象宁雨绮失落的表情,那些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宁雨绮等了一会儿没有等来他的回应,只当是没戏了,刚要开口,就听陆念臻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啊。”陆念臻很少对一个人这么温柔,那温柔甚至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有着让人深陷进去的魔力。

    宁雨绮愣住了,难以置信地握紧了手机,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真的么?”

    陆念臻无奈地笑了笑,只得又说道:“当然是啊。”

    语气里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宠溺,不过此时的宁雨绮已经激动得忘了怎么思考,一切都像是梦境般不真实。

    陆念臻拿出钥匙开门,甚至可以想象出宁雨绮现在的表情,一定是迷糊又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捏捏她细腻白皙的脸颊。

    “叮”的一声,陆念臻被自己的这一想法吓了一跳,钥匙也应声掉落在地。

    他忙弯腰捡起钥匙开门进屋,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就躺到了床上。

    在国外的这几年他养成了个习惯,睡觉前总要戴上耳机听几首歌,睡意便会慢慢袭来。可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歌越听越精神,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宁雨绮的模样,淡笑的,嘟嘴的,皱眉的......

    结果可想而知,陆念臻失眠了一整晚,第二天顶着两个重重的黑眼圈就去了实验室。

    他到实验室的时候还早,实验室里只有秦淑仪在,正垂手站在仪器旁等一组数据。

    他和秦淑仪的大学导师是同一个人,秦淑仪大他一届,又因为两人都是在异国求学,平实自然走得亲近些,他便也一直称她一声“师姐”。

    毕业后两人又进到了同一家机构供职,周遭不少人都拿他俩打趣,称他们是郎才女貌,不如就这么在一起算了。

    可陆念臻从来都只是笑笑,他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他对秦淑仪从来就没有过超出朋友以外的想法。而且他和秦淑仪在一起的时候谈的也从来都是学术有关的事情,秦淑仪应该也并不喜欢自己。

    “师姐,今天这么早?”陆念臻走到自己的柜子前把包放下,像往常一样笑着和她打招呼。

    秦淑仪浅浅笑了下:“哪呀,数据出错,忙了一个通宵,正准备一会儿回去补觉呢。”

    陆念臻在水池边洗了手,正要往秦淑仪身旁走去,手机突然轻震了两下,显示收到一条新消息。

    他停下脚步将手机从口袋里取出,点开屏幕就见聊天对话框里宁雨绮的头像动了动,问他一周后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

    宁雨绮的头像是个可爱的卡通人物,陆念臻从小到大都没怎么看过动漫,自然不知道头像上的人是谁,只是觉得幼稚得很。

    可他一边觉得宁雨绮幼稚的同时,嘴角却忍不住向上扬起,那是一种恋人间才会有的宠溺。

    他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打字,却不知这一切都落进了秦淑仪眼里。

    秦淑仪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可她并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只是装作无心地问道:“是女朋友?”

    陆念臻闻言抬头看她,愣了愣才语气不自然地回道:“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s://m.shupengw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