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第十八章 愿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公车慢的如蜗牛,每到一个站点停下来后开始蠕动。

    白朗细细的眉眼盯紧渐渐倒退的城市建筑物,每一耸高楼屏幕上脱出的广告,每一棵杨柳树下的路灯,以及每一个步履匆匆各怀心事的人们,此刻他内心所想的是自己何时才能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员,又或者是何时能够挣脱命运这扇牢固的铁门。

    他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熟睡的叶多少,汗水已经侵湿她滚烫的后背,不禁想起在地球另一个角落的叶然,他琥珀色的眸子像是深深的陷在沼泽里,愈反抗愈拔不出。

    两个小时后,公交车终于到达终点站。

    彼时太阳火辣辣的,晃的叶多少睁不开眼睛。

    她拽了拽白朗的衣角,语气略有些担忧,“待会我要是爬到半山腰卡那怎么办。”

    白朗嗤笑的捂着嘴巴,强烈的紫外线照耀竟衬得男孩茶色的瞳孔分外明亮,“那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叶多少见白朗开玩笑的口吻和小时候一模一样,猝不及防在时光中慌了神,“找打?”

    山路崎岖,就连去售票处都要走半个小时的路程,叶多少抿抿干涩的唇瓣,“真的是,好好的来这受什么罪。”

    还未等正式爬山,叶多少就已经走的很吃力。

    白朗深邃的眸子昵着远方云雾缭绕的山巅,僻静的没有任何人间烟火气息,那一刻在他心里像有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流窜到血液里,在天光乍破之时春暖花开,“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下次一定要来。”

    叶多少敏锐的神经险些被砸蒙,仿佛窥探到他隐秘的心事,“一生是很长的,一定会有机会。”

    两旁的树叶茂密,微弱的风从树缝中挤出来也被热量逐渐驱散,白朗的眼帘透着悲伤,顷刻间被泯灭了希望,“多少,向我这种人,会不会一辈子就这样了。”

    叶多少了解他心中的伤痛,也晓得他想要忘记的种种过去,急匆的步履变得缓慢,”白朗,千万不要这样想,你不能拿自己的经历去衡量事物的好坏,没有什么比活着还重要。“

    患有抑郁症的白朗真的是太缺乏安全感,她和所有人一样,很怕他会轻易的了结自己的生命。

    四年了,他坚强的活下来真的是非常不容易,意志和情绪真的不能在消沉下去,叶多少捏着下颚,记忆碎片排山倒海般涌来,”白朗,你的愿望还在么?“

    岁月仿佛回到那年夏天,那一年的土壤强劲有力,庄稼收成的玉米润嫩光滑,一切的悲伤还没有全部登台。

    在传说中牛郎织女会面的七月七,村霸三人拿着塑钢盆在樱桃树下,边吃边摘,吃了一嘴巴抿抿袖子仍继续往肚子里送,童年总是那么短暂,像是握在手里的流沙,哪怕握的在紧也抵挡不住它从指缝间流走的速度。

    热浪袭来,白朗的话明亮,”一直都在。“

    叶多少轻拍他的肩头,点点头,没有资金帮助白朗读大学,坐一趟飞机总可以帮他实现。

    路上时不时的有几辆车飞驰而过,携带着卷起地上的尘土,在不知不觉中二人已走到售票处。

    买好了景点门票和下山做索道的车票,顺便稍了零食和水,二人便奔着牌匾处走去,叶多少掏出手机,”来白朗,我给你拍张照片。“

    爬山的石头路坑洼不平,弯曲的看不到尽头,零零散散的几个人从白朗身边擦过,成了这张照片的背景之一。

    白朗心中的闸门嘎然间被开启,他异常的兴奋,”多少,我也给你拍一张。“说着便拿起手机对准叶多少。

    叶多少急忙捂着自己的脸,密不透风连连闪躲,”算了算了,到山顶在拍。“

    巍峨嵩拔的奇松临海在浓雾中若隐若现,渐渐模糊了叶多少的视线。

    她每爬几步就掐着腰,大口喘着粗气,而身轻如燕的白朗却乐此不疲。

    ·

    另一边在上课的苏锦年收到张雪芝发来的微信,”有时间多带倩倩出去逛逛,再过些时日她就走了。“

    苏锦年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手臂托腮心不在焉的望着教学楼外。

    见自己的儿子没有任何回复,张雪芝又催了一条,”我知道你下午没课,晌午我让倩倩在学校门口等你。“

    这下苏锦年急了,”妈,你就别操心了,我和她只是朋友。”或许,在某一天连朋友都不是了。

    下一刻张雪芝发来的消息对于苏锦年来说简直就是噩耗,“妈看的出来,倩倩对你很上心,妈不介意你们进一步发展。”

    苏锦年俊朗的脸立即像夜晚的天一样黑,“我介意。”

    纵然这样说,却不能对自己的母亲发火。

    他翻着微信通讯录里的联系人,忽然看到白朗,想起上次二人互加了微信,对于他的经历,苏锦年也大致从聊天中了解了些。

    点进对话框,在翻看朋友圈,居然瞧见了白朗与叶多少在山顶上的合影,还配了一条文字——多少说,她这一刻的想法就是,待会下山要吃四个包子一个麻球和一个酥饼喝一碗汤。

    原谅苏锦年不厚道并且滑稽的笑了,在评论区说了一句,蓝色格子裙的姑娘是猪么,一顿要吃这么多,不光能吃还傻里傻气的。

    这时它才发现,他还没有叶多少的微信。

    当白朗给叶多少看苏锦年发的那条评论时,叶多少边揉自己快要散架的腰边跺跺脚,”真是阴魂不散。“

    二人下山时做了几站公交车,到一处还不算偏僻的郊区解决了中午饭,叶多少吃的食物和在白朗朋友圈发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多了一瓶加冰的汽水。

    夏日的酷暑总是很难耐,就算来到海边依旧是热气腾腾,像蒸了桑拿一样。

    叶多少和白朗只能猛喝冰水来降温。

    海边沙滩上美女如云穿比基尼的身材更是火辣,黝黑的面孔比比皆是。

    叶多少和白朗兴高采烈的在沙滩上捡贝壳,就算空气浓稠晒得皮肤黏黏的,也不能阻止白朗第一次看见大海时愉悦的心情。

    白朗说要串一串手链送给叶然做礼物。

    海浪缱绻着海水蔓延到叶多少脚边,干净的小白鞋瞬间倚进了许多水,可她的脸却笑的宛若盛开的雏菊,在阳光下绚丽绽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shupenwg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