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朋网

正文 第九十一章:留下或者逃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书朋网 www.shupengwang.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怎么回事?叶扬明显没有操作这些血丝的力量,为什么这些血丝会阻止我?”

    墨渊心里慌的要死,可就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任何插手的余地。

    “如果说在场的有谁可以操控这些血丝的话···”

    墨渊喃喃自语,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双眼睁大的男人。

    是你吗···可是,为什么?

    墨渊无法理解,为什么他弟弟都这么对待他了,他却还要保护自己的弟弟。

    没等墨渊想出个所以然来,面前的血丝突兀的开始颤抖,随着每一次的颤抖颜色都变得黑上不少。

    不一会,原本鲜红的血丝变成了暗红色,似乎随着一种莫名的节奏开始在那里自顾自的摇摆起来,就放佛是一阵风带动了草原上的野草一般。

    什么情况!

    墨渊连忙朝着叶扬的方向看去,只见那柄插在叶青心口上的匕首此时已密密麻麻的用鲜血写上了一些不认识的符号或者是文字。

    此时整把漆黑的匕首已经被鲜血染红,可匕首表面却是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漆黑的雾气,让这匕首看起来格外的神秘诡异。

    随着匕首的变化,笼罩着整个房间的浓稠的血气都产生了骚动,墨渊能清晰的看到,那些散在空气的血色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叶青尸体的方向飘去。

    叶青头顶凝聚的黑雾已经有了叶青死亡时七成的样貌了,随着四周的血雾不断的进入黑雾中,似乎是被黑雾吸收了一般,由黑雾构成的人影愈发的凝实。

    叶扬似乎是因为失血过多脸上显出一种近乎病态的苍白,可脸上的兴奋和疯狂的神色却是愈发的浓烈,活脱脱一个刚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患者一般。

    墨渊注意到紧贴着衣柜将他死死挡住无法出去的血丝的颤抖愈发的剧烈,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者说随着那黑影的愈发凝实而越来越松动。

    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在畏惧或者渴望着什么事情一样。

    我是疯了吗?居然会在一些血丝上感觉到这种情绪···

    墨渊暗自嘲笑着自己,可是事情很明显的正正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着。

    墨渊几乎可以肯定叶扬绝对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和藏身之处,而且很明显的对自己抱有着极大的杀意,只是现在腾不开手而已。

    墨渊清楚的明白光是一个叶扬他都对付不了,真要是对上生死相搏只怕他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更不要提再等下去自己将会面对的一个叶扬再加上一个厉鬼了。

    不管墨渊的心中如何的慌乱,黑影还是逐渐的凝聚着,墨渊已经能看清对方的五官了,脸上带着浓浓的怨恨默默的注视着眼前的叶扬,缓慢的抬起被插满了钢筋的右手似乎想要撕碎眼前的人。

    看着缓慢朝着自己移来的鬼手叶扬却是丝毫都没有感到意外,淡定的随手一招。

    墨渊发现分布在房间各处刚才他没有看见的地方不断的飞出一条条血丝朝着叶青所化成的厉鬼飞去,就连死死封住自己的那些血丝此刻也是跟着飞了过去。

    一条条的血丝缠绕上厉鬼的身体,暗红色的血丝似乎是在将自身融入厉鬼体内一般,在接触到厉鬼的时候就在迅速的消失。

    化为厉鬼的叶青已经伸到叶扬面前的手在这些血丝进入他身体的时候就僵硬在了原地再也无法前进哪怕半分。

    虽然不清楚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可是墨渊却是明白现在只怕是他唯一的机会了,逃跑也好,拼命也罢,错过了这次只怕是他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双手抵住上方的木板,双脚用力将抽屉打开,整个人狼狈的从抽屉中滚了出来。

    出来时发出的声音顿时吸引了在场一人一鬼的视线,只是他们在看到墨渊之后都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似乎早就知道墨渊的存在一般。

    看到这幅表情墨渊哪里还不明白啊,他们这是早就发现了自己了,只是不知出于什么打算没有当场就抓出他而已。

    那又如何?真以为就吃定我了吗?

    墨渊心头暗吼一声,随手抄起一旁柜子的抽屉高举着就朝着叶扬冲了过去。

    叶扬却是丝毫不见慌乱,或者说从那张已经病态的疯狂的脸上也无法分辨出慌乱这种情绪了吧。

    淡淡的青光从站立的位置亮起,一圈圈波纹似得风带动了地上的尘埃迎着墨渊当面就吹了过去。

    奔跑中的墨渊顿时就感觉一股巨力阻挡着自己前进的脚步,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被吹的后退。

    幸亏墨渊反应快,在叶扬脚下发出微光的时候就有多准备,要不然还真就被这阵突兀的风给吹的倒退了开去。

    只是,虽然勉强稳住了身形,可看着那眼神逐渐变得迷茫的变成了厉鬼的叶青此刻就像是被人操控了身体一般,恍恍惚惚的一步步朝着叶扬接近。

    墨渊可不认为这是叶青想要报仇而采取的前进,那空洞迷茫的双眼虽然被浓浓的血色所覆盖,可墨渊却是没有从中读取到哪怕是一丝的杀意。

    “可恶!”

    紧咬着牙关,墨渊拼命的想要朝着前面走去,只要让自己再靠近一点,哪怕只有一点!他就能用手上的抽屉给叶扬来一下狠的。

    虽然没有和法师什么的交战的经历,就算是之前和韩傲与若馨对战自己也只是在一旁躺尸而已。

    可墨渊记得法师这一类的职业似乎都很忌讳施法的过程中受到攻击被打断施法的样子。

    虽然对于叶扬到底是不是法师墨渊也不清楚,可看他脚下还在不时亮着的那抹绿光应该是持续施法类的技能吧。

    顶着风力墨渊艰难的一步一步的朝前挪动着,可是速度明显还叶青的动作快。

    只见化为了厉鬼的叶青此刻已经来到了叶扬的面前,眼神空洞的伸出双手做出想要拥抱的动作。

    叶扬也配合的张开了双手,这俩兄弟,一人一鬼,至亲与至仇就这么拥抱再了一起,在两人拥抱的瞬间墨渊看到一直充斥着叶青双眼的血色与迷茫消失了。

    眼神中流出的是惊讶和痛苦,墨渊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面前的风力突然变得更加强盛了几分,不要说是前进半步,就连保持在原地不后退都已经要竭尽全力了。

    狂风吹的眼睛几乎都睁不开,墨渊眯着眼睛模糊间似乎看见叶青的身影逐渐淡化涌入叶扬的体内。

    “靠!”

    墨渊哪里还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几乎完全没有胜算了,果断放弃了继续攻击叶扬的打算,四下环顾一下,找到大门的方向借着风势就是一个猛冲。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门前,顺风而行果然就是比逆风来的要轻松上许多,而叶扬也只是冷冷的看着墨渊。

    不知到是有心放墨渊逃离还是自己也不方便出手的原因,任由墨渊逃到门边也没有做出任何阻止墨渊的举动。

    墨渊的手握上了门把手,只要他轻轻的转上一下就可以逃离这个心理变态和厉鬼的地盘。

    可,墨渊脸上流满了冷汗,握住门把手的手不断的颤抖却没有一点要打开门的意思。

    不对!

    情况不对!

    叶扬应该已经死了,明明就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叶青也因为寄托之物被损坏差点魂飞魄散,他们不可能这样生动的在自己面前表演这么一幕凶杀现场才对。

    话说,自己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好像自己容纳了那个厉鬼的右手在自己祭拜法明的时候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然后一阵黑雾包围了自己···

    想到这,墨渊浑身就是一阵,该死自己刚才明明能清楚的知道叶扬已经死了和那个黑衣人遭遇的过往,可是,为什么就是无法意识到这里不是现实中!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个类似于梦境一般的存在,叙述了叶青所经历的印象最深刻的一幕,甚至还有他的执念所在。

    如果是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

    墨渊只感觉自己头上的冷汗不停的流下,如果说这里真的是由叶青的回忆所编织的梦境的话,那这门外···会是什么?

    墨渊不清楚门外会有些什么,他终于想明白了,既然叶青将自己拉入到他的梦境之中还给自己看了他死亡的全过程,那肯定是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

    如果自己没有了解到对方想要告诉自己的事情的话,在这对方所编织的梦境中还有必要留自己一条性命吗?

    面对疯子和厉鬼的威胁换成任何正常人恐怕都是恨不得多长几条腿好跑的快一些,像墨渊这样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还妄图攻击的始终是少数,虽然也没有成功就是了。

    但,又有几人会想到,那看似最明智的逃生的路反而是一条万劫不复的死路,看似必死之局的留下却恰恰是唯一的生机。

    虽然这一切都只是墨渊自己的推断,没有人来告诉墨渊到底想的是对是错,可选择的机会只有一次。

    留下?还是逃离?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shupenwgang.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